东莞律师-东莞著名律师-免费咨询13809820678彭律师
法律团队
彭广志律师
林振宇律师
王欢律师
梁冰律师
钟伟强律师
李明律师
彭广志律师
彭律师二维码
日常办公钟律师
彭广志
日常办公李律师
讨论案件62
主任律师会议55
主任律师会议21
彭律师日常办公
日常办公33
彭律师日常办公48
2013案件
彭律师日常办公58
钟律师同事
在线地图


东莞刑事律师

地址:东莞市南城区元美中路元美公园内一号楼广东莞诚律师事务所

电话:13809820678

简介:东莞刑事律师-专业刑事律师-专职专业刑事律师-彭广志律师,广东莞诚律师事务所副主任.

在线客服
 工作时间
周一至周五 :9:00-17:30
周六至周日 :9:30-17:00
 联系方式
彭律师:13809820678
邮箱:398947583@qq.com

少年犯

少年犯管教所,是对已满14周岁、未满18周岁的少年犯进行教育、挽救、改造的场所,简称少管所,是我国劳动改造机关之一。
中文名
少年犯管教所
类    型
劳动改造机关
对    象
已满14周岁未满18周岁
作    用
进行教育、挽救、改造

目录

  1. 1简介

  2. 2量刑

  3. 3特点

少年犯管教所简介

编辑
少管所,由各省、市、自治区司法机关直接管辖,设所长一人、
政委一人,副所长、副政委若干人。职能机构除有与监狱、劳动改造管教队基本相同的设置外,还要设置必要的教研机构、配备教师。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监狱法》规定,少年犯管教所应当着重对少年犯进行政治教育,道德和基本的文化与生产技术教育。根据少年犯的特点,在照顾他们生长发育的情况下,让他们从事轻微的劳动,采取诱导、关怀、鼓励、感化的方法,进行适合少年犯心理和生理特点的德、智、美、体的全面教育,促使他们思想转化,早日改造成为有利于社会的新人;并为他们将来升学、就业创造条件。少年犯已满18周岁、余刑在2年以上的,应转送监狱、劳改队关押改造。根据我国刑法第十七条第四款:“因不满十六周岁不予刑事处罚的,责令他的家长或者监护人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养。”此处收容教养的机构应该就是未成年犯管教所。未满14周岁的学生犯罪可以入劳教所。
根据我国《劳动教养管理工作执法细则》第二章第五条规定:
劳动教养管理所依据全国人大常委会的决定和国务院颁布的法规关于收容劳动教养人员的范围和对象的规定,负责收容劳动教养人员。
对下列人员不予收容:
(一)不满16周岁的少年;
(二)精神病人、呆傻人、盲、聋、哑、严重病患者(法律、法规有特殊规定的除外);
(三)怀孕或哺乳未满一周岁婴儿的妇女;

少年犯管教所量刑

编辑
青少年由于其社会化的程度和认知能力存在着限制,因此《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规定,不满14周岁的人不负刑事责任,已满16周岁的人就要负完全的刑事责任,已满14周岁、不满16周岁的人犯有特别严重的罪行也要承担刑事责任。已满14周岁、不满18周岁的人犯罪,应从轻或减轻处罚。因不满16周岁不予刑事处罚的,责令他的家长或监护人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时候,也可以由政府收容管教。考虑到把未成年犯和成年犯一起关押改造不利于青少年的健康成长,因此将未成年犯关押到少年犯管教所进行教育改造。

少年犯管教所特点

编辑
少年犯管教所属于广泛意义上的监狱,是国
家行刑机构设施的一种形,它是针对青少年的特点而设立的。在中国,少年犯管教所管教依法被判处徒刑或拘役的已满14周岁、不满18周岁的犯罪少年。根据少年期的特点,对少年犯采取特殊的教育和改造方式,着重进行政治、道德、文化、技术方面的教育,并组织他们进行适宜的轻微劳动,保障其思想改造和身心的正常发展。


少年犯的刑法制度  (一)从轻减轻的掌握。影响从轻减轻的因素主要有以下方面:  1、罪行轻重。对于成年人来说,犯罪后果的严重程度直接反映出行为人主观恶性和社会危害性的大小,是区分罪行轻重的重要标志。但对于少年来说,虽然客观上造成了严重的甚至是非常严重的后果,但这一后果往往不为少年犯所认识、预见和追求,反映不出其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的大小。因此,国际上通常不单纯以犯罪后果的严重程度来作为衡量少年犯罪行轻重的标准,而是把少年预谋犯罪、行使暴力严重的犯罪以及屡犯其他犯罪作为严惩对象,对这类犯罪少年可以适用监禁刑,有的甚至可以判处终身监禁如谋杀罪。他们认为这类少年犯的主观恶性和人身危险性较大,改造的难度也大,对社会构成一种潜在的威胁。因此,采取了相对较为严厉的刑罚措施。同样,在适用我国刑法对少年犯进行量刑时,也不能唯犯罪后果论,对于有预谋的犯罪、长期作案犯罪、  屡犯、累犯以及严重的暴力犯罪,一般只给予从轻处罚;对于其他虽有严重后果但系初犯、偶犯仍有减轻处罚余地的,仍可以予以减轻处罚;而对于一般刑事犯罪,未造成严重危害后果的,则应首先考虑减轻处罚甚至减轻到法定刑以下比较轻的刑罚或刑种。即可以跨幅度、跨刑种予以减轻,但不得适用刑法对某一犯罪没有规定的刑种。司法实践中,那种认为对少年犯减轻处罚只能减轻到应量刑下一个幅度及刑种的观点是不正确的,应予纠正。     2、年龄差别。少年的年龄差别是反映少年责任能力完备程度的显著标志,我国刑法将少年分三个年龄阶段来确定刑事责任能力的大小有无,显然也是出于这种考虑。根据这一立法原则,我们完全有理由认为在量刑问题上,也应当承认少年年龄差别的影响  作用。考虑和正确体现少年犯年龄差别对其刑罚轻重的影响应把握两点:一是要把已满14岁不满1 6岁的低年龄段与已满16岁不满18岁的高年龄段区别开来,对低年龄段者可侧重考虑予以减轻处罚,而对高年龄段者可侧重考虑予以从轻处罚,即便是在对两个年龄段的人都应适用从轻处罚或都应适用减轻处罚的情况下,对从轻或减轻处罚的幅度上也应适当有所区别。二是在少年低年龄段和高年龄段各自的内部,从轻或减轻的不同程度也要体现年龄差别的影响,例如,刚满14岁者与将满16岁者、刚满“16岁者与将满18岁者在选择从轻还是减轻处罚以及幅度上都要体现差别。      3、其它情节。包括我国刑法中法定的、酌定的情节和影响对少年犯量刑的其他情节(如犯罪动机、犯罪原因、少年的身份、一贯表现、犯罪后的态度等)。实践中,因未成年人依法应当从轻处罚的,如果还有其他法定的或酌定的从轻情节,一般应予减轻处  罚;因未成年人依法应当减轻处罚的,如果还有其他法定的或酌定的从轻情节,减轻处罚的幅度应尽可能大一些,甚至免除处罚。在既有从宽情节(除对少年犯从轻这一情节外)又有从严情节的情况下,无论从严情节有多少,作用有多大,都只能冲淡而不能完全抵消刑法对少年犯“应当从轻或者减轻处罚”的量刑作用。因此,对少年犯在法定的量刑幅度内不得顶格处罚,除非罪行极其严重,否则不得适用法定最高刑——无期徒刑。      (二)免刑的掌握。免刑通常是以行为人罪轻为基础的,重罪则不允许判处免刑,但对少年犯罪就不能仅限于此。对一些重罪,如果少年被告人还有其它从宽情节,如立功、自首等从而使全案情节达到或基本达到((J晴节轻微”的也可以判处免刑。如某甲(男,17岁)放学的路上与同学某乙发生口角,引起厮打,某甲打不过某乙即掏出水果刀照某乙猛刺一刀,刺中某乙主动脉引起失血性休克,构成重伤,经抢救脱险,治疗结果没有留下后遗症。案发后,某甲在家长的带领下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该案某甲具有两个法定从轻、减轻处罚的情节,某少年法庭认为该案已接近情节轻微,即判处某甲免予刑事处分,使其放下思想包袱,专心致         志地学习文化知识。     (三)缓刑的掌握。对行为已构成犯罪被判轻刑的少年,应当尽量适用缓刑,尤其对原在校生和已就业的少年犯,应首先考虑适用缓刑,使他们能够继续上学、工作。现在的问题不在于对缓刑条件的掌握上,而在于尽可能地创造条件,对更多的少年犯适用缓 刑。      (1)通过审判程序,教育犯罪少年认罪、悔罪。对少年认罪悔罪程度的考察不能象成年人那样要求认识深刻,分析危害透彻,犯罪原因找得准确,改造措施具体,而只要求他们能够认识到自己行为的违法性、社会危害性,决心悔改即可。  (2)为少年犯创造家庭监护或社会管教条件。少年犯之所以走上犯罪道路往往与家庭或社会对其失控有关,重建其家庭监护条件或社会管教条件,一方面消除了其犯罪的主要原因,另一方面也为其改造创造了良好的环境。因此,审判人员必须努力针对现有状况去做工作,重建适用缓刑的客观条件。在家庭监护条件和社会管教条件两者中,只要重建其中一个条件,即可以适用缓刑。  四、适用最有利于少年原则应注意的问题      (一)最有利于少年原则适用于所有的少年犯,但并不是对所有的少年犯都不加区别地宽大无边,只考虑少年利益而抛开公共安全。少年利益是定罪量刑的主导因素而不是替代因素,在对少年犯进行定罪量刑时,不能抛开一般犯罪构成和刑事责任这个基础想当然地去进行定罪量刑。从《联合国少年司法最低限度标准规则》可以看出,尽管其极力主张采取监外教养的办法来避免对少年犯实行监禁,但在少年利益与社会公共安全利益发生严重冲突的时候,也不排除对少年犯实施监禁。在对少年犯实行非刑事化转向处理的西方国家,他们所采取的也是宽严相济的双重标准,即对少年预谋犯罪、行使暴力严重的犯罪以及屡犯其他犯罪的所谓重罪予以严惩,而将其他所谓轻罪置于刑事司法之外,采取非监禁的方式处理。因此,在适用最有利于少年这一原则时,应区别不同的犯罪情况,采取宽严相济的策略。在考虑最有利于少年利益的同时兼顾社会公共安全利益。  (二)有人担心,最有利于少年原则会不会影响刑罚对少年犯罪的一般预防作用呢?我们认为不会,理由是:  其一,刑罚观念的转变并不排斥给犯罪吵年以必要的惩罚,国家仍然可以通过必要的惩罚来表示出对该行为的否定性评价,进而发挥一般预防作用。正如列宁所说:“惩罚的警戒作用决不是看惩罚得严厉与否,  而是看有没有人漏网。重要的不是严惩罪行, 而是使一切罪案都真相大白。”③      其二,刑罚对少年犯罪的一般预防与成年人有所不同。对少年犯罪的一般预防不能仅靠“杀一儆百”的方法来进行,还应通过成功地挽救一批失足少年,树立“榜样”或“模范”,  以便对其他不稳定的少年起到引导和影响作用,  同时也不能只是鼓励广大人民同少年犯罪作斗争,而应当通过适用刑罚,宣传国家对少年犯罪的一贯政策,唤起全社会(包括少年犯家庭和单位)关心青少年的成长,爱护他们,帮助他们,消除容易引起犯罪的各种不良因素,从根本上预防少年犯罪。      现在的问题不是最有利于少年这一原则用过头了,而是我们许多人对这一原则还没有一个完全清楚的了解和认识,更不用说在实践中加以灵活运用。坚持最有利于少年原则,首先需要我们从思想上转变观念,处处为少年着想,有效防止其重新犯罪。正如《联  合国少年司法最低限度标准规则》所指出的“制定审判少年犯的准则,其主要困难在于存在着未解决的哲理性冲突如:(a)教改,或罪有应得;(b)帮助,或压制和惩罚;(c)根据每个案件情况作出反应,或者基于保护整个社会作出反应;(D)普遍遏制,或逐个瓦解。处理少年     案件的这些做法之间的矛盾比在成人案件中的矛盾要大。少年案件所特有的各种各样的原因和反应,使得所有这些解决办法都相互交错而不可分……。’少年司法最低限度标准规则应起的作用不是规定遵循哪种办法,而是确认一种最符合国际上所接受的原则。如果有关当局重视这些准则,它们就可大大有助于确保少年的基本权利得到保护,特别是个人发育成长和受教育的基本权利。”因此,我们有理由认为,少年司法是拯救孩子的,应主要从孩子的利益出发。如果我们要考虑的不是孩子的利益,而一味地采取惩罚的办法就有可能再一次把孩子推上犯罪道路。所以,最有利于少年原则不仅是必要的而且是必须的,应当贯穿于对少年犯进行定罪量刑的整过程。

上一篇:  数罪并罚
下一篇:  立功
在线地图
在线地图
在线地图
在线地图
在线地图
在线地图
在线地图
在线地图